首页 >美食

我是一个机会投资者2019iyiou

2019-05-14 17:56:30 | 来源: 美食

创业的动机通常有两种:创始人喜好、创始人看到了机会。第二种创业者中甚至很多并不热衷于自己的产品或内容,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的成功,比如唱吧、比如豆果。

“我哪有时间做饭啊!”当问起是否自己做饭时,做了7年菜谱站的豆果CEO王宇翔说。

豆果今年搬到了二环里的银河SOHO,这里离天安门广场不到5公里。王宇翔说,豆果还在探索商业模式,不过从收入看,豆果的商业化已经成型,目前豆果所缺少的,是一种独特的“格调”。

“我是一个机会投资者”

2007年,时任中国移动12580产品总监的王宇翔开始酝酿创业,计划与几个兄弟搞一个社区站赚点钱,当时火的社区是人人和开心,但是对他们来说,又缺钱又缺人,何况有两家大站在前,这条路显然走不通。

于是几个人开始合计衣食住行。服装太复杂,产业链太长,房产玩儿不起,尝试了一下旅游发现也不擅长,决定围绕吃下手,于是诞生了豆果的前身“我菜”。

美食是衣食住行里的选择,不过也是很被动的选择,因为几个大老爷们儿都不会下厨,用王宇翔的话说:“要是把我们自己做的菜传上去,估计站很快就倒闭了。”

王宇翔的做法是从博客挖人,由于我菜的页面是针对菜谱类内容专门设计的,内容发布和阅读体验都远好于通用化的博客,一些博主开始试着在我菜发布内容,当然博客仍是他们的主战场。

一个转机是2009年微博的兴起。美食达人们发现博客不行了,如果要在微博传播,更加专业的菜谱站是更好的选择。于是一批美食达人开始在我菜深耕自己的“菜地”,而他们的粉丝也追随而来,成为豆果的早期用户。

“他们很纯粹的,和科技圈到处吹牛的意见不一样,他们是真正在写自己的生活,写感情。”王宇翔说,“他们的文章像散文。”

就这样豆果逐渐起家,2011年,豆果获得了盛大的1000万元投资,站开始正式以公司模式运作,而王宇翔也正式辞去原有工作投身豆果,那一年版豆果美食APP上线,成为国内早的围绕菜谱展开的美食社区APP。

“文艺青年的钱很难赚”

近王宇翔在烦恼的一件事就是豆果的“调性”,更直白一点说叫“逼格”。

对一些用户来说,豆果美食缺乏一种调性,它太普通了,鱼香肉丝、清蒸鲈鱼、红烧排骨,无非如此。

我打开另一个美食APP“Uniqlo Recipe”和王宇翔交流,这是一个设计相当精美,体验极好且足够有格调的产品,不料王宇翔反问:“你平时用吗?”一句话让我把剩下的话噎了回去。

这就是问题所在,很多产品足够高逼格,在朋友圈、微博广受好评,用户甚至愿意特意打开向朋友推荐或炫耀,不过事实上用户并不真正使用他们,因为他们的用户是文艺青年。

“文艺青年大多集中在新媒体领域,传统出版,互联行业,男的装男文青,女的装女文青,剩下的装屌丝。”王宇翔说,“这群人大多是不做饭的,他们安装一个应用,到处炫耀,但是自己其实不用。”

“文艺青年的钱很难赚。”他说。文青们愿意借助产品去传达自己的气质和品位,但是他们的真实生活却未必与这款产品有关。王宇翔要的,是有时间和心情看着菜谱学做饭,并且买菜谱上推荐的锅碗瓢盆、冰箱烤炉的用户。

王宇翔还是希望豆果美食能有一些标签,哪怕是带点文艺的,去年年底,在意识到这一问题后王宇翔将媒体人何峰纳入麾下,希望从运营商突破过重的技术和产品思维。

“我也搞不清楚O2O”

早年王宇翔在博客上写互联行业的评论,语言尖锐直白,不浮夸不伪装,现在的他依旧保持着这种风格。

“O2O?我总觉得大家喜欢炒概念,你也搞不清楚什么是O2O吧。”在所有人都在拿O2O概念粉饰自己,张口链条闭口闭环时,王宇翔这样说。

豆果目前也与凯德MALL等商场以及一些餐厅合作进行线下活动,也通过豆果APP为厨房电器产品带销量,不过是不是有涉及线下的部分就叫O2O,王宇翔似乎并不关心这种概念性问题,他说豆果的精力不在这上面,更多的定位上美食社区。

目前豆果的主要商业模式包括为本来生活、顺丰优选等生鲜电商导流、厨卫家电厂商的广告,尽管收入已经稳定,不过王宇翔表示目前豆果仍在探索商业模式。

在北京、深圳、广州和杭州,豆果开设了线下“体验馆”,一方面用作厨卫产品展示体验,另一方面通过厨艺培训等形式与用户进行互动,尽管这并不是豆果的商业模式之一,不过往线下的延伸给豆果的未来创造了更多想象空间。

去年11月,豆果获得了高翎资本领投的C轮融资,王宇翔并未透露具体金额,不过这笔投资将帮助豆果巩固地位,在过去一年中,美食菜谱类应用并未受到资本的热捧。

目前豆果团队员工还不超过100人,豆果注册用户600万,豆果美食日活跃用户200万。

2007年无锡家居A+轮企业
无人机市场释放洗牌信号中小厂商细分市场寻突破口
杭州零售E轮企业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