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养生

视频网站盯上真人秀

2018-12-07 00:24:03

视频站盯上真人秀,

韩国制造成了综艺节目热播的法宝,视频站不再满足只拥有播放权。 7个怀着明星梦的90后女孩,被送到韩国造星工厂经受一系列堪称残酷的赛制考验后,终由平凡女孩进化成女神。

以上这段情节是优酷自制真人秀节目《男神女神之女神初见》的主线。这档节目已播出的季播放量突破两亿,在电视台竞争达到白热化的真人秀战场上杀出了一条血路。 和其他自制节目的不同是,《男神女神之女神初见》是由优酷与韩国综艺节目《Running Man》团队联合打造。这是自今年3月起,优酷土豆宣布与韩国多家电视台合作后的首次真人秀尝试。因为制作水平在亚洲居首位,再加上文化与中国相近,韩国综艺节目一直以来都是中国电视从业者眼中借鉴、甚至是抄袭的范本。 大约十年前,借助互联的传播,韩国户外综艺节目开始在中国流行,比如《情书》、《XMAN》,有几个国内的制造团队试图将它们移植成中国版,但由于技术限制都未能成功。这两档节目潜移默化地影响了国内综艺节目,被指抄袭《情书》游戏环节的,还有《快乐大本营》这样的明星节目。 近两年来的引进版权热潮让电视台得以光明正大地跟韩国开展合作。2013年初,《我是歌手》一火,众多卫视开始将视线投向韩国综艺节目。随后湖北卫视、湖南卫视、四川卫视、重庆卫视相继取得了《我的中国星》、《爸爸去那儿》、《两天一夜》、《奇迹梦工厂》的版权。但要说这场引进版权的成功范本,无疑是湖南卫视的《爸爸去那儿》。 然而,户外综艺类节目对国内制作团队来说有些吃力,毕竟之前他们的主战场是演播厅。《爸爸去那儿》之所以能成功有很大一方面归功于他们的制作班底——谢涤葵团队。这支制作团队的上一裆代表作是《变形计》,一档娱乐性不强,主打纪实的外景拍摄节目。除此之外,其他国内制作团队在应对户外综艺节目时,总显得有些勉强。 这也是国内综艺节目找韩国制作团队合作的原因之一。 浙江卫视的户外真人秀节目《人生次》选择与韩国目前火的综艺节目《Running Man》联合制作,其制片人俞杭英表示:“我们选择和韩国联合制作,主体是我们,创意来自我们,毕竟我们熟悉中国观众和国情,而韩国团队中有很多是具有二十几年外景从业经验的导演,主要负责节目呈现。” 在和韩国合作方面,急需提升收视率的电视台尽管意愿十分强烈,但是受到限娱令等不可控因素的影响,实际操作的限制颇多。而与此同时,体制灵活的视频站则快速出手,尝试各种可能性。优酷土豆CEO古永锵认为韩国娱乐已经在亚洲形成了一种趋势。在自制内容方面,优酷土豆将投资3亿元。 尽管不能像电视台那样,请动足够多的明星拿出长时间来配合全外景的录制,但视频站自有它的打法。电视台的嘉宾配置一般是人气明星,在《爸爸去那儿》里,明星爸爸们带着鲜有曝光的可爱孩子出镜,本身就满足了大众对明星家庭互动的好奇心。 反观视频站真人秀,则是更强调与粉丝的互动。《男神女神之女神初见》的7位女嘉宾均是由友投票选出,人气的选手小戚在淘汰之后仍被安排“复活”,充分考虑到粉丝的感受。后续播出的另一档节目《Guest House》也设置了络票选幸运粉丝前往韩国跟明星一起录制节目的环节,从粉丝效应的角度上讲,也保证了节目播出后的关注度。 越来越紧密的合作,让中韩两方的团队需要一个彼此适应的过程。视频站真人秀是边录边播,每一期友留言都会影响到下一期甚至整个节目的走向。中方以播放量为先的一些灵活做法,会被韩国团队认为太“不守规矩”。比如《男神女神之女神初见》中复活淘汰选手遭到韩方的强烈反对,而优酷土豆方面决定不顾规则让她“复活”。 负责与韩国团队共同制作《男神女神》、《Guest House》等节目的优酷土豆副总裁李黎领教了这种磨合之苦:“我们准备推翻方案对后续节目进行重新策划,但韩方很不开心,也不理解,认为我们不断颠覆事先制订好的规则。一开始双方的磨合特别痛苦,我记得曾经有段时间矛盾到了白热化阶段,我只好不断飞去韩国‘灭火’,还被他们称作‘魔鬼’。” 不过好在节目播出之后的成绩使双方可以忍受对方。视频站愿意被称为魔鬼,是因为动辄过亿的播放量能带来实实在在的广告利益。而对于韩国团队来讲,视频站支付的高额制作费也让他们尝到了中国市场的甜头。毕竟,韩国的综艺市场竞争过于激烈,而中国的电视台,尤其是视频站,还处于钱多胆大、乐意尝试新内容的甜蜜改革期。 (:DF120)

外墙变形缝
蚂蚁蛇蝎丸
导轨压码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